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明星娱乐

畀愚:作家不应站在前台而应隐于作品后

2020-07-20 16:11乐乐新闻网编辑:admin人气:


  作家畀愚的小说《叛逆者》纸质书、有声书、电子书日前同时上线,随着同名电视剧的开拍,作家畀愚似乎一夜之间开始受到热切关注。坚持创作20年,不走寻常路的畀愚自称,其实自己并不像作家,所以没办讲座也没办新书发布会。

  朱一龙在电视剧《叛逆者》中饰演中共地下党员林楠笙。

  作家畀愚。

  《叛逆者》书封。

  为读者签名一个月用30支笔

  对生命的尊重,对小人物跌宕命运的悲悯,还有爱情的邂逅与唏嘘,信仰的抉择与坚守。因为这些文学特质,阅读《叛逆者》近日已形成一股热潮。

  《叛逆者》以军统“叛逆者”、中共地下党员林楠笙的视角,讲述了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的过程中,中共地下工作者潜伏敌后的革命故事。相较于其他同题材作品,《叛逆者》在某种意义上算一个“异类”。小说的人物关系复杂,林楠笙、顾慎言、老潘、许怡贞、纪中原等这些情报人员在复杂的斗争中,真真假假、分分合合、生离死别,使得故事情节的发展惊险曲折,扑朔迷离。小说笔调平实,朴素留白的叙事手法,虽没有刻意强调矛盾冲突,却还原了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历史的进程。有网友评价,正是这种未加渲染夸张的平铺直叙,令读者更能感受到地下工作的凶险。

  5月27日,当当网独家开启《叛逆者》作者签名本纸质书预售,限时2日,销量已达2.6万册。当日,人民文学出版社官方微博发布消息,阅读量累计达313万。畀愚随后在微博上晒出了签名用过的笔,有粉丝数了一下,足足有30支。“我的名字是两个字,我花了一个月时间写了6万字而已”,他说。

  对一个默默写作20年的作家而言,这一切似乎来的有些突然,以至于畀愚直言:“这颠覆了我过去的认知。”而更让他意外的是,这些粉丝都很年轻,还有一位粉丝分享自己的《叛逆者》阅读参考手册,其理由是《叛逆者》里面涵盖抗日战争时期的历史事件之丰富,信息量之大,需要进行一些知识普及,于是这份手册对西伯利亚皮草行事件、红房子西餐厅、东亚饭店、福佑路等民国时期的历史事件,地名、重要人物等一一进行了注释,文字足有30页之多。面对粉丝们的读书笔记、电视剧的原著解读等,畀愚很欣慰,他说,这些都给了他继续写作的信心。

  十年民国题材创作告一段落

  十年前,畀愚在上海念书。一次经过常德路,见到张爱玲曾住过的常德公寓,远远看去它已经毫不起眼,但他知道当年它叫爱丁堡公寓。畀愚对上海民国老建筑和氛围从此开始感兴趣,他甚至生起一个念头,写一个发生在那个年代的故事。于是,畀愚开始创作以民国为背景的小说。现在,这些小说大都被贴上了“谍战小说”的标签。

  写民国谍战,畀愚坚定地认为他写的只是谍战者的片段人生,它可以发生在那个时代里的任何一个人身上,也可以发生在任何一段动荡的岁月里。他更认为,自己写的这些东西,谍战只是外衣,他更多是想写人,写人的多重性、复杂性。正如有网友所评价:“林楠笙是一个N面人,情绪、成长都是在一次次事件中层层递进,解读塑造人物的难度不小,因为他的情绪是涌动的,表现却是克制的。”

  “我是一个很低产的作家,写这个小说更多的时间要花在查阅资料上。”畀愚写到香港、重庆、南京、武汉,必定会从网上淘得这些城市的民国老地图,“比如重庆解放碑民国时叫督邮街,只因这里曾有一官办邮局而得名。”他同时很在意人物的穿着、服饰、谈吐等,这些都需要不断查阅资料才能获得确定的答案。

  从十年前的《胭脂》到去年的《江河东流》,畀愚一直坚持在写以民国为背景的中篇,他认为这是个人对小说电影化写作的某种尝试。他说,一个中篇四万字,差不多就是一个电影剧本的容量,连着读完它大概需要两个小时,也恰好是一部电影的放映时间。

  畀愚说,民国题材创作已告一段落,接下来会尝试其他题材写作。在以后的日子,畀愚会写悬疑之类的东西,或许还会写他认为最难写的短篇小说。“在我还没有开始写作的时候,曾在一本娱乐杂志上看到一个说是世界上最短的小说,我记得这样写的:当地球上剩下最后一个人时,忽然有人敲门。”

  从青年工人转身为青年作家

(来源:网络整理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乐乐新闻网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乐乐新闻网,转载请必须注明乐乐新闻网,http://www.lesliereiter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电影 不仅仅是娱乐,跟你我都有关

电影 不仅仅是娱乐,跟你我都有关